今年的員工旅遊假,和往年一樣今年公司可以自已去旅遊,

之後回來的時候再報帳就好,可惜公司預算有限,超出的部份只能自已付了

只好能省則省囉,在網上找了幾家訂房網站,最後決定在知名的hotels.com訂房網站訂房

這次訂的飯店是首相飯店 - 台南

價格還挺優的!品質也挺不錯!可以說是值回票價

首相飯店 - 台南 的介紹在下面

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,不妨可以在這訂房住看看喔!


PS.若您家裡有0~4歲的小朋友,點我進入索取免費《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》

限量特優價格按鈕







住宿平價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描述:

主要設施

  • 82 間禁煙客房
  • 健身中心
  • 24 小時櫃台服務
  • 空調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洗衣服務
  • 大廳免費報紙
  • 行李寄存

闔家歡樂

  • 冰箱
  • 獨立浴室
  • 免費盥洗用品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訂房折扣碼
  • 洗衣設施
  • 熨斗/燙衣板

鄰近景點

  • 位於台南市中心
  • 赤崁樓 (0.8 公里)
  • 孔廟 (1 公里)
  • 大天后宮 (0.3 公里)
  • 北濟寺 (0.6 公里)
  • 台南吳園 (0.6 公里)


商品訊息簡述:



首相飯店 - 台南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(中央社記者田裕斌台北17日電)新光金控延攬李紀珠擔任金控總經理,盼能提高保險商品在公股銀行的能見度與業務,不過公股銀行今天罕見陸續發表聲明,指產品上架有固定審核程序。

新光金董事吳欣盈日前表示,若李紀珠可以成功讓新光人壽的銀行通路打入包括兆豐銀行、台灣銀行等泛公股銀行,算是李紀珠展現了自身雄厚的人脈。

李紀珠昨天提出聲明,上任後就要求新光人壽開名單,包括土地銀行、第一銀行住宿優惠補助專頁、合作金庫銀行、彰化銀行、台灣企銀,都一一打通關,現在新壽保單也都全面上架。

不過,李紀珠這番話,讓被點名的公股銀行今天都跳出來澄清,其中,第一金控第一銀行表示,目前代理銷售20家產、壽險公司的保險商品,所有商品上架皆有嚴格的審查標準。

土銀今天發出聲明指出,銀行上架保險商品均經充分審視以符合客戶及該行權益,相關保險商品上架前均依據相關標準作業流程進行。

台灣企銀指出,保險商品包括與南山人壽、富邦人壽、中國人壽、保誠人壽、新光人壽、台灣人壽等多家保險公司合作,相關理財商品均充分依據相關標準作業流程,經由內部嚴謹審查程序,且檢視當下市場環境、精選適切商品,提報商品審查小組審議通過,依程序呈核後,才能上架銷售。

合庫金控旗下合庫銀行則表示,對於保險商品的篩選,訂有一套完備的審查標準,包含保險公司信譽及財務健全性、保險專案商品合法性、保險專案商品對客戶的適合度、保險專案商品收取相關費用、保險專案商品較市場上同類型商品有競爭力等,配合客戶需求提供客戶資產配置及保險保障功能,滿足客戶儲蓄與理財需求,目前架上並無新壽保險商品。

至於彰化銀行也澄清,在選擇合作保險公司方面,除需具一定信評等級且符合資本適足率(RBC)規定外,保險公司企業形象、市場規模、業務經驗及售後服務等,均對雙方合作意願有顯著的影響力,在保險商品銷售前,皆須經內部相關部門依專業審慎評估,確認商品符合客戶需求,依商品上架程序提請商品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,才能上架。

中國時報【盛浩偉】

或許我始終是那個堆起積木又推倒,畫好塗鴉又撕掉的小孩吧。那些寫,那些刪,重點不在留下什麼,重點是我一直在做這件事…我用懷疑來相信。因為相信,所以敢大膽懷疑。

我是一個,無法停止懷疑自己的人。

我總是問自己為什麼,為什麼這樣、那樣,為什麼要,為什麼不要。如果沒有答案,即便是原本想要做的事,也許就索性不做了。

很早我也領悟這是一個極糟糕的個性,因為它時常令我除了維持基本生理與生活所必須的行動之外,什麼事也做不了。就連事情做完了,這個性依舊困擾我,因為凡不得不做之事,大多與他人有關,事情做完了也往往有評價。若是批評,我懷疑自己真的有這麼差、真的該被這樣對待嗎;若是稱讚,我也無法抑止去懷疑自己真有這麼好、真的值得被褒揚?若是不批評不稱讚不置可否,那我則回到原點,不停懷疑做這件事情的意義何在。

這個性影響寫作尤深。曾經有段時間最為嚴重,就連寫下幾個字都會引起強烈的自我懷疑,於是寫了又刪、刪了又寫,寫寫刪刪,到最後完成一篇文章,被刪去的字句大多都是完成篇幅的兩三倍;而更多的是寫到結尾,可能只差一兩個段落了,卻突然頓感虛無,遂大刀一段段往前砍去,留下開頭,存檔,放到資料夾裡,想著未來再寫,但未來總是沒有來。

那時我經常懷疑一切怎麼會變成這樣?好久以前,寫,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做到這件事,像我孩提時期總愛堆起積木又推倒,或者畫好塗鴉又撕掉那樣,那是我一個人的事,孤獨的遊戲,不為了什麼,只是進行著;到高中加入校刊社,對寫作、對文學,才有了更深的理解,知道這不只是一個人的事,知道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寫作者、還有讀者,甚至有文壇這樣的空間網絡存在。在懵懵懂懂之間,我開始模仿那些有才華的學長們投文學獎,偶爾也幸運得獎。這一方面像得到證明,知道自己原來在某些人眼中,算得上有點能耐;可一方面也加深懷疑,懷疑自己其實什麼能耐也沒有,有的只是運氣,而運氣總有用完的一天。就這樣一來一往,最後變得好不想寫,卻又一直想著寫;一旦真的寫,又懷疑寫的意義。

寫的意義是什麼呢?

寫文學的意義是什麼呢?

每寫下一個字,這個問題就愈清晰,回答就愈困難。

這不是個陌生的問題,我看過很多種不同回答。記憶裡最常看到的一種說法是:寫作或文學,是救贖──可是對於不停寫寫刪刪、無止盡懷疑每個字句的我而言,那只是折磨;寫的當下是折磨,寫完要面臨他人,更是折磨。總之於我絕不可能是救贖。與此相近的另個說法是:尋找自我、找到內心的真實之類,可是,如果文學不只是一個人的事,牽涉到讀者、出版社甚至其他作者,牽涉到公共發言的權力,那為什麼一個人覺得找到自己,對其他人來說會是重要的呢?我無法抑止地懷疑。

還有一種常見的說法:為了美、為了藝術、為了生命的沉重深刻,云云,總之不是崇高的,就是嚴肅的。可是這也讓我好懷疑。確實,讀到某些在當代被稱為經典或被認為成功的作品,我也曾心嚮往之,也曾浮現「想寫出這樣的作品」的念頭,可是如果這些作品真的這麼成功,為什麼如今它們的影響力彷彿只限於書頁的字裡行間,只限於默默閱讀的當下,而一旦個人感動結束,卻無法真正改變世界什麼?當今世界還是充滿這麼多庸俗和醜惡,甚至那些思想保守的,自私自利的,聽命於資本家的或迫於無奈被結構擺佈的人們,也可能都或多或少接觸過一些所謂「崇高」或「嚴肅」的作品吧,但不能帶來任何實際改變的「崇高」或「嚴肅」,還配得上這樣的詞語嗎?會不會這些詞語的誕生,都只不過緣於一群人依照自己喜好所進行的一場大遊戲,以批評的方式淘汰不合群的黑羊,而以美麗的話語為理由妝點強化朋黨的立場呢?──總之,我也止不住懷疑這個說法。

有次,在圖書館翻到一本書,那是早年曾寫《日本近代文學起源》的柄谷行人在近年出的另一本書,《近代文學的終結》。裡頭宣告「文學」在這個時代,已經失去了任何作用。柄谷認為,過往,曾經有一個時代,文學肩負了沉重而嚴肅的任務,務求逼近世界的真實,探討政治、社會、道德、信仰等課題,旨在改變人的認知,改變世界;但如今,文學已單純淪為娛樂,一部分是毫不避精品旅館諱地迎向市場、面向大眾的作品,剩下另一部分,則是道貌岸然、滿口崇高神聖的修辭,彷彿震古鑠今,實際卻沒幾個人在閱讀的作品。他更舉《微物之神》作者阿蘭達蒂?洛伊為例,說洛伊出版此書、獲得布克獎後,便不再寫小說,只發表各種議論,致力於各種社會運動、反戰運動;他還這樣說:「洛伊並非捨棄文學而選擇社會運動,毋寧是成功地繼承了正統的『文學』」。

這四五年,社會運動風起,議題應接不暇,那些在街頭的日子,我也不時閃過這樣的念頭:在臺灣,純粹的文學,還有多少人在讀呢?幾千人?幾萬人?可是這些人佔全臺灣人口多少呢?就連在學校或學院裡,關注著文學的人也已是少數中的少數。文學已經沒辦法改變什麼了,有的時候真的起而行才是更重要的──愈冀求改變的時刻,這念頭就愈強烈。

可是──

可是我本來,本來就不是為了要改變什麼現實世界,才開始接觸文學、開始寫作的呀。

難道只參與社會運動、什麼也不寫,或者,只寫和社會、政治相關的內容,就能夠稱為文學嗎?

不,我沒有答案,只是又這樣懷疑著。懷疑著文學、懷疑著寫作,懷疑著不斷懷疑著文學和寫作的自磭,還有懷疑著我是如何懷疑著。

我覺得自己真是無可救藥。

為什麼不斷地懷疑了這麼久,卻還是持續進行同樣一件事情呢?

對啊,為什麼不斷地懷疑了這麼久,卻還是持續進行同樣一件事情呢?這個想法在我上次換筆記型電腦的時候首度浮現。怎麼懷疑了這麼久,痛苦了這麼久,折磨自己這麼久,卻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件事?我一邊想著,一邊把儲存資料的隨身硬碟接上,準備把舊檔案都複製到新的電腦裡,當然包含那個裝滿了還沒有未來的斷頭檔案的資料夾。花費時間比我想像得快上許多,等傳輸作業完成,移動滑鼠點開,嘩──

裡頭是空的。

我趕緊拿出舊電腦,點開資料夾,裡頭也是空的。

那整個晚上,我找遍所有儲存裝置,所有儲存裝置裡的所有資料夾,所有資料夾裡的所有檔案。只剩完成了的那些還乖乖地存著,印象裡沒完成的檔案全都消失了。粗估,小說和散文開頭少說各有三四十個,而純粹的靈感題材筆記大概有上百則。這麼龐大的資料,到底哪裡去了?

不知道。到現在還是不知道。曾有整個月都想哭。等到不想哭了,就開始懷疑,懷疑該不會根本沒有這回事,只是我太過懷疑而扭曲的妄想?

但從那之後,寫作時懷疑的發作,居然似乎減輕了;作品未必比較好──即使我希望──但是刪得不那麼多了,寫得不那麼掙扎了。很神奇。

日後有機會寫到一段和童年有關的回憶,我才聯想到可能的答案。

或許我始終是那個堆起積木又推倒,畫好塗鴉又撕掉的小孩吧。

那些寫,那些刪,重點不在留下什麼,重點是我一直在做這件事,我知道我一直在做。

我想,對寫作、對文學,我還是相信的。唯一因長大而不同的地方在於相信的方式變了:我用懷疑來相信。因為相信,所以敢大膽懷疑;因為知道無論怎樣懷疑,也不會改變相信。我相信寫作,因為寫作就是我的懷疑。

當我這樣想的時候,我發現那是唯一沒有懷疑自己的事。

首相飯店 - 台南 推薦, 首相飯店 - 台南 討論, 首相飯店 - 台南 部落客, 首相飯店 - 台南 比較評比, 首相飯店 - 台南 使用評比, 首相飯店 - 台南 開箱文, 首相飯店 - 台南賭場酒店推薦, 首相飯店 - 台南 評測文, 首相飯店 - 台南 CP值, 首相飯店 - 台南 評鑑大隊, 首相飯店 - 台南 部落客推薦, 首相飯店 - 台南 好用嗎?, 首相飯店 - 台南 去哪買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便宜好物推薦王

ljfxtbpb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